难忘双桥红军小道
双桥乡,古称桥头,解放前隶属遂川北乡,地处遂川县东北部,北与泰和毗邻,东与万安高陂、潞田交界,西连遂川新江,南接衙前,与三县六乡边界接壤。
咪乐|直播|平台|苹果系统 这次完美的配合之后詹姆斯也笑了,太阳队不得已请求暂停,这可能就是中年人的默契吧。

     

双桥湾洲渡口

     

萧克部队在湾洲石花修补的青石古桥  

■袁卫生 肖刚 刘祖刚

双桥乡,古称桥头,解放前隶属遂川北乡,地处遂川县东北部,北与泰和毗邻,东与万安高陂、潞田交界,西连遂川新江,南接衙前,与三县六乡边界接壤。

这里峡高谷深,林茂树密,进可攻,退可守,历来是游击战争的天然场所。有一条隐秘小道,一路往北经过泮庄、三界村上山,翻过茶亭坳下,沿泰和高市、春和、津洞、中坪等地,可直达永新牛田,全程只有30公里。折而向东,经过东垓、万安潞田,渡过赣江,可连接东固、兴国等地。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双桥小道一直是湘赣苏区去往中央苏区的交通要线,也是最安全最隐秘的最近便道。湘赣苏区的很多军政代表,都是通过这条山间小道去往中央苏区的。双桥,成了湘赣苏区隐秘的地下交通站,是重要的交通枢纽。

红五军双桥小道撤离

双桥小道第一次过兵,大约是在1930年秋冬。毛泽东的红四军转移后,留守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彭德怀领导红五军在这一带打游击。一天,红五军大约800人从万安高陂的小江口逆蜀水河而上,准备沿双桥马埠、湾洲过衙前双镜、五斗江上井冈山。不想在衙前双镜与国民党正规军主力打了遭遇战,敌军依靠地形优势,火力凶猛。红五军战况不利,彭德怀便率部退至双桥休整。当时双桥革命形势正高涨,曲坑农会暴动队打土豪、分田地开展得如火如荼。见有红军过来,农会暴动队员和群众都燃放鞭炮迎接。彭德怀诙谐地说:“(鞭)炮就不要放了啊,我们打了败仗,对不起父老们啊!”

在双桥休整一夜,红五军在农会暴动队员的引路下,沿双桥小道从潭溪、三界村往泰和高家、湘赣边界安全撤离。

1931年,衙前保安队第三中队组成“清乡团”,在地主武装“铲共义勇队”队长刘莺的带路下,叫嚣“一家通共,十家连坐”,对革命群众血腥镇压。农会主席罗亦禖、土地委员罗齐达、宣传委员罗亦钱、红军战士刘相时等双桥13壮士惨遭杀害,更多没有留下姓名的革命群众也都遭到迫害,革命形势急转直下。

红八军双桥建苏区

1932年12月,为使湘赣苏区连成一片,打通永新县城(湘赣苏区)→牛田→泰和津洞→中坪→高市→春和→坳下→双桥三界村→泮庄→万安潞田→渡过赣江→赣州兴国(中央苏区)这条红色交通线,占住双桥这个交通枢纽,中共湘赣省委派出红八军军长萧克率部,兵出双桥小道,前来遂万泰边界创建新的苏区,师部就设在双桥上街组的“三和祥”店,萧克住在隔壁的文连元家里,随军电台也设在那儿。

省苏维埃副主席谭余保率领工作团随行,他们发动群众打土豪,闹革命,书写宣传标语。在下街已收割的稻田里,带领群众召开军民大会,高喊革命口号:“打通(赣江)河东与河西,赤实联事!”“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当兵就要当红军!”学唱革命歌曲:“打倒萧家壁,活捉罗普权,消灭李世连,欢欢喜喜过大年。”

双桥大土豪、“义勇队”队长刘莺见势不妙,连夜逃往衙前。

1933年4月,红八军在政委蔡会文、军长萧克率领下,奉命攻打驻守遂川雩田圩的敌28师王懋德部。4月6日,蔡会文、萧克兵分两路,向雩田(王懋德166团及83旅驻地)并进。第一路为主攻,经双桥路过万安潞田,分兵一部从七郎山、珊田、云南坑到雩田,占领北面雁林一带山头;二部由潞田、桂江、城背、夏溪,沿遂川江河岸到雩田,预防敌军东逃。第二路为预备队,从衙前过横岭、龙团直达雩田,埋伏于西面的皋村、上坳、村口,防阻遂川城的援敌。

7日凌晨,红军主攻部队发起猛攻,后展开村落战,第二路红军打败了从遂川县城来的援敌165团1个营、1个机枪连及师迫击炮营。此次雩田攻击战,共打败敌军3个营,歼敌1个营,缴获迫击炮4门、重机关枪2挺、步马枪120余支、驳壳枪3支,敌方伤亡200余人,俘敌营长1人、连长3名、士兵100余名,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经过红八军和遂万泰工作团的努力,双桥成立了苏维埃政权,赣县人“老范子”担任主席。群众的革命情绪高涨,有的踊跃参加红军,如双桥下街组吴贵源等人;有的帮助红军护送湘赣代表前往中央苏区参会。泰和籍老红军刘干、刘民海回忆说:“我们曾送代表去中央苏区,从永新出发,经牛田→津洞→中坪→高市→春和→坳下→双桥三界村→泮庄。送了四五批代表,有男有女。”老街组群众黄定昌则和红军战士刘光达,背着石灰桶和笋壳,走街串户用笋壳尖书写标语。文心循家的墙壁标语就是他们写的:“解放遂万泰的劳苦大众!”“建设遂万泰的新苏区!”“打倒屠杀工农的国民党!”

10月,湘赣苏区在泰和县碧江洲厚冈村正式成立了中共遂万泰县委。

打赢潞田遭遇战

1933年12月,为突破国民党的第五次反革命“围剿”封锁线,护送湘鄂赣和湘赣两省出席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也为迎接由中央苏区派到湘鄂赣当省委书记的陈寿昌和军区司令徐彦刚,萧克和陈洪时率领红六军团17师全部及18师一个团,经永新、牛田到遂万泰地区之高桥头(双桥),向万安潞田、赣江边挺进。

12月5日,萧克部队返回到潞田附近时,敌77师一个团从雩田圩进至潞田古田岭阵地(那里原有敌人修好的工事)。萧克看敌人刚到,就立即决定把这股敌人打掉。三个团一起攻击,只两个小时,就将敌77师461团大部消灭,俘敌团长李春光以下600余人,缴获步枪500余支、重机枪3挺。在部队押俘返回双桥时,老百姓夹道欢迎,庆祝红军打了大胜仗。

国民党吃了败仗,不甘心。第二天早上,派遣了三架军机前来双桥轰炸。红军战士当即卧倒潜伏,因为头上戴了竹叶和绿草,身上披了葛藤伪装,军机找不到目标,随意丢了几颗炸弹,所以伤亡不大。后为了军团师部安全需要,红六军团便移驻在潭溪村。

据双桥村老街组黄定昌回忆:在潭溪村,红军住了一段时间。1934年元宵节时,红军里一个姓杨的连长骑着马,挎着短枪,来到双桥街上,动员大家去师部驻地潭溪村开军民大会。

在开会现场,红军煮了两脸盆肥肉,两脸盆瘦肉,酒是用水桶装的。八个人一张桌子,叫老百姓们放开吃,连长、班长们还给大家斟酒。战士们却没跟群众共桌,在边上吃着青菜,当时老百姓都很感动。开完会,大家还在红军的组织下看了一场“文明戏”。戏演得很好:一个土豪借租给一个穷人,后来穷人还不起租,土豪就把穷人家的姑娘抢走了。看完戏,杨连长还带了十多个战士背着枪,送大家回家,叫大家不用害怕白狗子。

通过群众报信,得知近日敌28师将前来进剿,红六军团主力便于正月十七撤离双桥,只留遂万泰独立团在附近山上打游击。敌28师到达双桥,“围剿”了三天三夜毫无所获,便沿着瑶前→木林→丹潭往衙前去了。28师一走,独立团游击队就从新江、高家湖转回到这里,对老百姓自信地说:“老俵,我们又回来啦!白狗子追不上我们的,是不是啊?”

“铲共义勇队”队长刘莺,性格阴狠,老奸巨猾。为了“围剿”潭溪所驻红军,他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1934年6月,刘莺和28师设了包围圈,将兵力埋伏在东垓桥头,然后故意派“义勇队”员去老百姓家催缴苛捐杂税打砸抢。红军独立团不忍看到群众受难,便从潭溪枫树坳和鸭婆岭冲了下来,瞬间展开了战斗。敌人溃逃,独立团游击队一时不察追进了东垓桥头的包围圈。一时间枪声大作,炮火连天。游击队员有了伤亡,且战且退,在双桥老街组群众温维厚和廖喜珠的冒死引路下,从小道退往新江横石红六军团主力驻地。

在横石,独立团刘团长和杨指导员一边将双桥东垓战中的10来个伤兵,安排在中门坑刘石生家休养,一边调兵遣将,雨天急速行军,通过横石刘典章的带路,沿着梗下→高家湖→江子口→冬瓜岭→刘家桥→双溪,到达潭溪,要杀敌人一个回马枪。这次,敌28师仓皇溃逃,无恶不作的“义勇队”队长刘莺也在战斗中送了命,独立团又夺回双桥。

红六军团始西征

2021-10-21下午,独立团奉湘赣苏区密令,大张旗鼓,打着红六军团主力的旗号,经过双桥湾洲、东垓,每人扛根竹子扎竹排,渡过蜀水河,突然出现在赣江西岸的万安潞田下东和沙塘(银塘村)一带,声称要兵分三路,突破敌阵东渡赣江。

一时间,国民党统治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敌粤军、赣军各部,闻讯后仓皇出动,前堵后追。霎时枪林弹雨,炮火连天。赣江东岸的敌人,也急忙加固工事封锁江面。蒋介石听说红六军团要强渡赣江东进,深恐其与中央苏区的红军靠拢,不利于“围剿”,赶紧调集各路驻兵,重新布防并紧缩包围圈,妄图逼迫红军背水作战。

这一支称做“红六军团”的部队,有不少的吉安河东、东固籍战士,地形熟悉,游击经验丰富。他们沿着赣江两岸,时隐时现,神出鬼没,牵着敌人的鼻子兜圈子,连续游击了几天,果然有效地迷惑牵制住了东线乃至于南线、北线的敌人,也麻痹了西线的守敌。等到完全打乱了敌军原来的部署后,突然班师回返,销声匿迹了。

就在红独立团在赣江西岸调动敌军主力,尽展神威时,萧克率红六军团主力按照中央苏区的密令,于8月7日下午3点,兵分衙前、横石、五斗江三路,昼夜向西突破敌人封锁线,沿藻林(草林)、左安、高坪一路西征。于10月24日到达贵州印江县木黄,与红二军团胜利会师,创建了新的革命根据地,为中央红军长征起到侦察、探路的先遣队作用。

红六军团主力顺利撤离,国民党加大了对留守的独立团游击队的“围剿”力度。湘赣苏区相继失守,敌军在山脚下修筑了碉堡,又强令山上居住的老百姓全部迁移下来,断绝游击队给养,实行搜山进剿、“烧山”政策,妄图将游击队困死、累死、饿死在山里。但还是有不少群众利用上山干活的机会,给山里的游击队偷偷捎带粮食和食盐。

由于游击队所处环境恶劣,生活极其艰苦,不少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直到1938年,只剩30多名的游击队员才恢复与党组织的联络,北上安徽,编入新四军。

双桥这条红军小道,至今仍是遂川双桥通往泰和春和村的一条跨县山区石阶小路。每当人们穿行其中,总能感受到当年红军走在这条山道上那一往直前的革命精神。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