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三次“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话一点也不假。
下载|咪乐|直播间 虽然新法对解释性备忘录的规定同实践相比也并无显著变动,但是解释性备忘录毕竟是1997年才发展出来的新规则。

■刘福明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话一点也不假。

我的父亲20出头时,在我大哥刚出生那年便成了我们那小寨子里唯一的党员。高小毕业的他也算得上“半个有文化的人”,担任村里的会计10多年。记忆中,父亲一贯持有“铁算盘”的不苛言笑,威严而近乎丝毫不讲情面。

父亲生前,我一直没弄明白乡亲们唤其绰号“舍狗俚”的缘由,直到父亲在党龄满50年那天溘然长逝,看到追悼会上如潮而至的黑压压的一大片送行人群,回想起我亲眼所见的父亲的三次“落泪”,关乎“绰号”的疑虑便不解自明,对父亲那闪光的党员名片更是心生敬畏。

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引以为傲的事情是被通知要求去公社参加“三级干部大会”。每每与会归来,父亲禁不住内心的澎湃,要小酌几杯自酿米酒,尔后便脸红心热,煞有风范地在餐桌上“大讲特讲”参会见闻。声音自然不是一般的宏亮,与其说是担心家里老少中的任何一人没有听到,更像是惟恐落下“领导”在会议上的每一句重要讲话。

但在我读初三那年却有一次例外,父亲参会回来后没了往日的风采,神情有些沮丧。餐桌前,父亲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哽咽着复述公社书记大会上对他“投机倒把”行为的点名批评。至今我仍然记得父亲长嘘一口气后的那句“谁叫我是党员?自然就得听党的书记的话啊。”语气中似有抗争、辩解,更多的却是困惑与无奈。事后,母亲告诉我们,父亲第二天便起了个大早,步行到10多公里开外的公社,按书记在会上提出的要求,将相当于当时我们9口之家大半年的口粮钱五千元罚款一分不少地如数上缴。

我们村里当时有对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的母子。老太太年近七旬,儿子肢残且有口吃。“屋漏偏遭连夜雨”,有一次,那残疾的儿子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头上直冒黄豆般大的汗珠,老太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略懂医道的父亲闻讯赶来见状后,禁不住急哭了:“这对前世造孽的母子,再不送医院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当得知家贫如洗的老太太身无分文,父亲便说服也在场的母亲将准备给二姐置办嫁妆的一千元钱拿了出来,赶紧将老太太急性胃穿孔的残疾儿子送进了医院手术室,从死亡线上把他拉了回来。劫后重生,老太太逢人便说:“‘舍狗俚’帮我儿子捡回了一条薄命,是他的再生父母。”

自诩身板硬朗的父亲,在母亲去世十多年后还是不幸病倒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有年冬天,在外工作的我抽空回老家探望病中的父亲,这次他一改往日的沉默少语,絮絮叨叨地告诉我,前几天在侄辈的搀扶下到村里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党员民主评议会,村党支部还因他年纪大且患病送上了100元的慰问金。絮叨中他两眼泛光,由衷感叹:“现在的干部办事公平,还是党英明啊!”见父亲兴致颇高,我便把自己刚到一个乡镇担任党委书记的消息告诉了他。年近八旬的父亲听闻后禁不住老泪纵横,反复叮嘱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你也要关心基层,关注弱势群体,不要忘本,更不要当太平官哈……”

奇怪的是,在我眼里一向行事沉稳、见多识广的父亲,彼时却激动得像个小孩,竟有些手舞足蹈,不能自持。

党员父亲是父亲,更是党员。虽然他离开我们已有些年头,但我亲眼所见父亲的三次“落泪”却仿若昨昔,印象深刻。无论委屈,还是同情,抑或欣慰,父亲的“泪”已内化成源源不断的动力,外化为生生不息的希望。像父亲一样做“党员”,升腾成一盏指引前行的明灯,永远照亮我前行的路程!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
百度